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之窗

龚滩,将岁月翻开美丽

时间:2018-07-10 12:37 浏览:18   来源: 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龚滩,将岁月翻开美丽

龚滩,将岁月翻开美丽

是谁,最先从远古的山梁来到这峡谷的野水,开始龚滩史诗般的叙事?从那一刻,茅屋开始临江搭建,野山竹成捆展开,成为遮风挡雨的板壁。用野山竹扭成的长绳一头拴在龚滩的码头,一头从汹涌的江心去了山外。

纤夫成为这条长绳上音符,让涛声伴奏,让鱼翔鸟飞,开始了乌江千年不断的歌谣。

江声依旧,巨石依旧,不断延伸的是江岸的茅屋,还有中间的石梯,还有石梯上,黄桷树下那不息的桐油大碗和软软的灯蕊。江岸木船增多,一排排,首尾有序,男人们赤裸裸的双膀,扛了麻袋,手指夹着盐签,三五依次,麻布缠腰,纤夫一上岸,他们就上船。

初生婴孩的啼哭只有江岸聆听,母亲痛并快乐着。

男人的酒碗和野蛮的号子继续回荡在山谷,任炊烟低垂,任船头摇摆。女人的爱恋必须等到绝礕上的纤夫归来,有一张手帕,或者一块奇怪的石头,便能打动木楼的心。

房屋整夜在摆晃,像水里木船。

下一个季节是雨季,森林开始流泪,乌江开始瀑涨,男人们在街上铺石板,固定江岸的木柱,这是家,不能倒向江心。长街继续延伸,石板街已经开始光滑。

不知哪一年,炊烟里有了猪油的香味。

这是一个伟大的转折,女人搂着男人的膊子亲个不停,挖空心思地做了一种叫蔴饼和蘇食的食物,包在麻布里,让男人去乌江作下一次远行。他们有时是回不来的,一旦这样,女人会在楼边的竹林里烧掉大堆纸钱,每到年关,祭品常常是一个抛洒的酒碗,里面有金黄的腊肉和雪白的豆腐。“永定成规”是龚滩的永久宪法。

龚滩的历史,是一部纤夫和背夫共同书写的长篇。

只是许多年之后,滩石破碎,木屋下沉,高峡平湖淹埋了这些风雨斑驳的故事。只是许多年之后,所有的涛声都成为往事,捣衣声里的爱情成为传奇。

于是我们开始翻阅龚滩,

昨天。

那年。

那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