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之窗

书生海中流落怪岛,在岛上娶妻生子,十年后才知道妻子不是人

时间:2018-07-10 12:37 浏览:127   来源: 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 书生海中流落怪岛,在岛上娶妻生子,十年后才知道妻子不是人

虾国

唐朝时期,有一士人跟随使臣入海去新罗,途中遭遇风浪,流落到一岛,岛上之人面相怪异,皆长有长须,穿着与唐朝人相差无几,言语相通,询问得知此处为扶桑洲的长须国。

国中居民得知士人来自大唐,都十分尊敬,安排他居住在驿馆之中。过了几日,来了好几辆马车,车上下来的人衣着华贵,看样子似乎是王公贵族,见到士人后很是恭敬,对士人说大王要召见他。

士人乘上马车,行驶了两日方才到一城,在使者的带领下入宫觐见大王,大王见他来自天朝上国,便封他做了司风长,又将女儿许配给他,那大王的女儿长得闭月羞花,很是貌美,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长有数十根胡须,颇煞风景,让士人很是郁闷,每次见到妻子都闷闷不乐。

后来有一日,大王宴请群臣,士人也去了,见到大王的妃子腮旁也长有胡须,便写了一首诗:“花无蕊不妍,女无须亦丑。丈人试遣总无,未必不如总有。”

大王听完笑道:“原来你一直对小女的胡须耿耿于怀啊!”

又过了十多年,士人有了一儿两女,一日上朝,忽见大王及群臣愁容满面,便询问因由,大王流泪说道:“现在国家有难,危在旦夕,只有驸马才能相救。”

士人说道:“国家有难,我岂会袖手旁观,定万死不辞。”

大王于是便命人准备了一艘小船,又命两个侍卫跟随士人,说道:“那便劳烦驸马去拜见龙王,告诉他东海第三汊第十岛长须国有难,乞求龙王出手相救。”

大王又叮嘱士人道:“我国微小,恐龙王不知,你一定要讲清楚了。”

士人上了舟后,大王流泪为士人送别,士人乘坐舟船,几日之后来到了龙宫,龙宫很是气派,华光溢彩,让人无法直视。

士人告诉守门的侍卫,自己要见龙王,侍卫进宫禀报,不一会,龙王亲自前来相迎,士人禀明来意,龙王马上下令让人查明此事。

不一会,有人前来禀报,说境内并没有长须国。

士人很是奇怪,说道:“怎会没有,就在东海第三汊第十岛上。”

龙王于是又让手下的大臣去详查,过了一顿饭的功夫,那大臣回来禀报还是没有找到,愣了一会,又说道:“前几日为大王捉了不少大虾,正准备让厨子做了给大王吃,说到长须,难不成是他们?”

龙王对士人笑道:“看来你是被那虾精迷惑了。”而后带着士人来到后宫膳房,见有数十口大锅,锅中全是虾。

其中一口锅中有只虾颜色赤红,大的如同人手臂一般,见到士人不停跳跃,似乎在求救,正是那虾王。

士人见此,感慨不已,十年一梦,一朝梦醒,却感到心中莫名悲痛,不知自己的妻儿何在,俯身在锅中寻找,却哪能找得到,遂哀求龙王将一锅虾放归海中。

床下手

唐朝永泰年间,有一人名叫王生,家住在扬州的孝感寺附近。一日月圆之夜,王生喝的酩酊大醉,被妻子搀扶到床上睡觉,手垂在床边。妻子怕他感染了风寒,想要将他的手拿上床,这时忽然从床底伸出一只枯手,抓住王生的手臂往下拉,王生迷迷糊糊坠到地上,在枯手的拉拽下,竟然陷进了床下的土中,王生的妻子见此,很是恐惧,忙抓住王生的另一只手往回拽,但力气微小,抵不过那枯手,眼睁睁看着王生被拉进土里,消失在了地缝之中。

妻子慌忙叫醒家人与邻里,一起在王生消失的地方往下挖,挖了约有两丈深,终于发现了王生,然他已气绝身亡,在王生的下面,又发现了一具骸骨,看样子已经死了数百年了。

午夜卖油翁

京城宣平坊是很繁华的地方,达官显贵皆聚集于此,每逢晚上,宣平坊尽夜喧呼,灯火通明,夜市中人流如昼。

却说宣平坊有一卖油翁,卖的油味道不但鲜美,价格也很便宜,深受宣平坊各个酒楼以及豪门厨子青睐,然这卖油翁只在深夜卖油,让人感到很是奇怪。

一日,一官人带着家仆外出饮酒,三五知己喝的兴起,直到深夜方才兴尽而归,回家的途中遇到一人,那人头戴一顶毡帽,赶着一头驴子,驴的身上驮着两个油桶,正是那午夜卖油翁,见到了官人也不避让,官人的家仆很是气恼,便朝着卖油翁打了一下,却正好打到卖油翁头上,卖油翁的头顷刻间便掉落在了地上,轱辘轱辘向前滚去。

官人很是惊诧,带领家仆跟随着卖油翁的头,那头滚进一户人家宅院里,在一棵大槐树下消失不见了。

官人将这件怪事告诉了此户人家的主人,一位耄耋老者,那老者听后也感到很奇怪,便拿来了工具,在槐树下挖掘,挖了约有一尺深,见土中有一只蛤蟆,见到人后吓得瑟瑟发抖,蛤蟆身上驮着两个笔錔,笔錔中盛满了槐树的津液,蛤蟆的旁边还有一株白蘑菇,蘑菇盖已经掉落了, 官人顿时明白了,那白蘑菇便是卖油翁,蛤蟆是驴子,蛤蟆身上的笔錔是油桶,而油便是槐树的津液。

官人也曾吃过卖油翁的油,此刻想起来,不禁呕吐不已。

守宫

唐朝年间,松滋县有一书生,寄宿在亲戚家读书,一日夜里,二更之后,书生点上蜡烛刚想要看书,忽然听到门响,看到门被人打开了,于是便走到门口往外瞧了瞧,门外无人,正感到奇怪,忽的发现地上站着一个半寸长的小人,那小人爬到桌子上开口说道:“先生初来乍到,可还习惯?”声音如同蚊蝇一般微小。

书生胆子颇大,知道遇上了怪异之事,便没有理会小人,伏案看书。那小人见此,有些恼怒,斥责书生说道:“我前来拜访你,你难道没有一点礼节吗?”

书生依旧假装看不到他,小人很是气恼,便对书生出言不逊,喋喋不休,书生仍不为所动,小人一怒之下,便将书生的砚台打翻,墨汁涂染到了书上,书生非常生气,忍耐不住,便挥手将那小人打落到了地上,小人摔落在地,惨叫了几声后,踉跄而逃。

书生心中有些后悔,却也并未在意,然过了一会,屋里进来了四五个妇人,有老有少,皆一寸左右,朝着书生嚷嚷道:“我们大王见你独居在此,怕你寂寞,便让我家公子前来拜访,与你共论书经,你怎得如此狂妄,竟然伤害我家公子?理应去见大王,听候发落。”

言罢,又从屋外陆陆续续进来了许多小人,衣着打扮,像是兵卒,手中持矛,扑向书生。书生心中惶恐,拒不听从,被小人用矛刺的浑身疼痛,一名妇人又说道:“你若不去,我便让人刺伤你的双眼。”

话音未落,四五个兵卒便爬到书生的身上,直奔双目而去,书生恐惧,连连求饶,而后跟随小人走出了房门。

来到庭院东,遥望前面有一门,有半人高,犹如狗洞一般,小人催促书生钻进去,书生不记得此地有门,嘟囔道:“你们是什么怪魅,竟敢如此羞辱我。”

那些兵卒便在后面不断拿矛刺书生,书生只得弯腰进去,恍惚之间,穿过一道长廊,来到一宫殿,入殿后,见殿内两旁有许多侍卫,皆一寸多长,殿中端坐着一人,那人身穿赤红袍,头戴着峨冠,书生知道这定是他们大王了。

那大王开口说道:“我见你独处,派小儿前往拜会,你为何伤害他?罪不可赦,应当处以腰斩之刑。”

殿下侍卫闻言,便要持刀上前,书生见此大惊,跪地求饶道:“在下愚钝,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王网开一面,饶我一命。”而后又是一番谢罪之言。

那大王见此,便与殿前大臣商讨,最后说道:“既然你已悔过,便饶你一命,你走吧。”

书生遭赦,慌忙逃了出来,回屋之后已是五更了。待天明之后,书生又来到庭院东边,见墙角下有一个栗子般大小的洞,有壁虎不时出入,于是便喊来了几个家仆一起挖掘,挖了约有一丈深,见下面的壤土形状像是一座宫殿,从里面逃出无数只壁虎,其中有一只颜色赤红,要比其他壁虎大许多,正是那大王。

书生命人将壁虎的巢穴用土填埋上,自此后便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了。

(故事译自《酉阳杂俎》,略有改动)

更多民间故事、灵异故事、鬼故事

微信公众号:蓬莱夜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