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之窗

画家,为谁辛苦为谁忙?

时间:2018-07-10 12:37 浏览:197   来源: 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画家,为谁辛苦为谁忙?

文/吕杰

当画家思考“绘画”需要画些什么的时候,接至而来是谁需要的问题。

绘画若是为了艺术本身形式,或者是为了艺术家自己喜欢的有趣味的艺术形式而作画,绘画之路是艰辛的,费时、费力、费资金,劳动成本大,也许没有什么经济回报。因为艺术收藏是奢侈消费,体现精神价值,而大众买画并不普遍,吝啬花钱在艺术消费,大方花钱在物质消费。

吕杰作品

绘画若为他人喜好需要而作画,绘画会损失艺术性、趣味性和艺术价值。当绘画作品讨好大众审美,为了卖钱,绘画就没有艺术自由,绘画价值的认可度左右着绘画艺术自由。绘画就是商业活动,绘画作品与商品就没有本质区别;绘画产品就成了需要考虑营销的商业行画。这些作品的艺术层面充其量在所谓的好看的高度,大多在哗众取宠、照片式再现的层面。当然,写实绘画也有艺术性,这里所指具有艺术性的写实艺术不同于商业行画。

花卉草虫之萝卜蘑菇图 齐白石

若有人喜欢绘画,又有绘画艺术的投资意识,却又不懂识别绘画作品的高度时,往往会听任艺术欺骗和虚假广告及炒作。低俗行货、工艺品当作艺术精品之现象比比皆是。当画家面对现实与艺术情操,思考该怎样去绘画时,接至而来的就是艺术道路的选择问题和艺术方向问题。前沿的艺术家之路是为画而画,不一定能讨得大众。大众看不懂其艺术表达,自然就不会喜欢。

国家画院和高校的艺术家,工作职业与专业研究合一,只要自己对物质的欲望不高,可以不以卖画来维持生计,是具备了艺术自由的绘画条件,其绘画之路相对纯粹和自由。职业画家如果艺术达到一定的高度,并得到社会或收藏家认可,有艺术机构供养,也是很好的艺术生活状态。但这种情况确实很少,这种“认可”伴随着许多现实和世俗因素、名人效应和权力因素。

大众追逐的物质生活中,很少有人购买未成名画家的作品,往往是朋友的友情支持、友情期待、友情信任,才出手买画援助画家的生计。梵高太孤独。梵高没有朋友,梵高不会炒作,才有历史的梵高,悲剧的梵高,骄傲的梵高。

艺术在哪里?艺术谁需要?艺术是多元的,经典需要保留,需要创造新经典。如果历代绘画没有时代性,没有个性追求,没有创造,绘画艺术就没有了发展。油画如此,中国画也一样。中国画的规律化、程式化、样式化及文、书、画一体的经典不可超越,后来的优秀,最多大同小异。细微的风格区别,在外行看来是千篇一律。若要超越,应从根本下手,西画中用,中国水墨材料结合西方绘画思想。如此独立思考与实践,我的纸本绘画作品不是“中国画”,只能称“水墨纸本”或“彩墨纸本”。《夯沙村》两幅作品虽是写生,完全是直觉加主观,是西画构图方式,没有中国画的程式约束,没有受过中国画训练,是运用中国画材料语言和西方造型观念与色彩语言,用油画的造型能力、用速写或称线描的方式造型。

人生百态,蹉跎岁月。我的艺术态度在复杂环境下始终保持独立思考,追求艺术的唯一性与不可复制性。“极端个性主义”思想到了筋疲力尽,还要坚持精神抖擞;逐年衰老,还要保持童心。透明自己,呈现真实本质,面对自己内心。

绘画写生是技巧练习与情景表达。绘画创作是自我的心语表达和情感流露。绘画需要保持艺术形式的纯真:“心境”清净、慈悲,“心像”欢喜、自在;“行为”坦然、率性;“处世”平淡、纯真。(刊登于《湖南日报》)

职业画家感叹:选择画画几乎毁了我的一生

画家这个职业,算得上贫富差距最大的行业了,同为画家有的富可敌国,有的连基本生计都维持不了。

普通人眼里的画家是一个高大上有逼格的职业,他们出入各大画展,受人瞩目,随手画的一幅作品动辄就可以卖上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格。

可这些能获取高收入高回报的只是极少数的画家,那绝大多数的画家又是什么样的,或许你根本想象不到,油画酱和你聊聊那些占大多数的穷画家。

昨天有一位职业画家朋友跟我哭诉他又被人骗了,上个月一个酒店的郭姓的经理找他定制一张油画,2.5米乘以3.2米的尺寸,经过几番讨价还价后,最终定下来300元一平米,算下来这幅画的总价2400元,朋友定金收了400元,接下来他没日没夜的画了小半个月。

朋友将这幅作品完工后,就开始联系那个郭姓的经理,结果发现微信被删除了好友,电话也打不通。最后换了一个手机号才接通,对方直接说不要了。朋友这下傻眼了,真的是欲哭无泪,因为这幅画是定制的样式和尺寸,基本上很难再卖出去,也就意味着十多天的辛苦付诸东流了。

这样的事情油画酱经常听到见到,不由的感慨画画的太容易被骗了,他们大多时间都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埋头画画,完全不知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再加上这些画家太需要钱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导致几乎所有职业画画的人都遇到过这些被放鸽子的经历。

如果没有经历过,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职业画家”这四个字多么沉重,有多大的风险。在北京宋庄画家村,每年都有数不清的画家逃走,又有数不清的画家为了梦想搬进来。

油画酱的一位老师就曾经在宋庄熬了7年,从26岁一直熬到33岁,最后也被迫离开了那个地方,放弃了画家这个职业,成了一位艺考老师。高中时就听他讲画家村的往事,眼神里都似乎有了光彩,可见能一直画画对于一个画家的吸引有多么大。

他从当学徒讲到办画展,从办画展又谈起联合几个朋友出书,虽然各种折腾,但始终没有火起来。最难的那段时间吃了半年的馒头都扛过来了,但是岁数大了,要结婚要养两位老人,他再也扛不住了。

如今自己办了一个培训班,再问他的时候,他说再也不做职业画家了,画怕了。

市场就这么大,想要成名就要挤掉上千,上万个画家。绝大多数的职业画家,没有几个能坚持过5年的,他们为了生活不得不改行,于是曲线救国,先挣钱再画画,可是我见过太多的人,半辈子过去了,钱还是没有挣够,也不提画画这件事了。

而那些还在死撑的职业画家,很多人还不如一个画商品画的画师,没有名气,又没有商品画画师的销售渠道,就意味着画的东西卖不出去。

但职业画家也是要吃饭,要赚画一幅画的颜料钱,这种现状逼着职业画家作出选择,要么比商品画师还廉价的出售自己的作品,要么把画当垃圾处理掉。

这种情况也更好解释了,历史上为什么那么多成名的大画家,经过激光扫描后发现画面下面还有一幅画作,为什么那么多的画家都性格怪异,都是穷怕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