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中科大少年班昔日神童辞去华尔街职务,回国做区块链

时间:2018-07-10 12:37 浏览:20   来源: 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四十年来

他们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归来

2014年8月, 中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与少年班校友会共同完成并发布了一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校友教授调查》,调查显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创建以来培育了超212位教授,同2005年前相比,“少年班教授”在境内外的比例,已从“对比悬殊”改变为“极为接近”。

如今,这一改变仍在继续,越来越多的少年班学子选择归来。他们中不仅有学术型人才,还有各行业的企业精英。

“如今情况不一样了,留在国内发展和学成归国的人数在不断增加。”辞去华尔街一切职务归国创业的庞华栋说,回国创业这一年,找回了久违的热情。

第四篇

庞华栋

中科大95级少年班学生

中科大少年班昔日神童辞去华尔街职务,回国做区块链

▲2003年第一次去纽约留影。受访者供图

1981年,庞华栋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黄埠村。

1995年,以612分的总分考入中科大少年班。

2007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概率论数学博士。

2007-2011年任摩根大通(JP Morgan)北美投行部副总裁。

2011-2015年任塞尔斯资本(Saiers Capital LLC)首席量化策略师。

2016-2017年任Global Sigma Group首席数量策略师,兼首席风险控制官。

现任中科大校友基金会理事、主席。目前创业中,为数矩科技公司合伙人、CFO,专门为区块链技术运营提供服务。

2017年,庞华栋结束15年“美漂”生活,回到国内。从小就被称为“数学天才”的他,14岁时以数学接近满分的成绩考入中科大少年班。接着又读研、出国深造,获得让人羡慕的工作。

在接触到区块链后, 庞华栋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他辞去在华尔街的一切职位,回国与人合伙经营一家区块链公司。为了在区块链的“大风口”里站稳脚跟,他不得不每天睁大眼睛,盯着随时可能到来的变化。他认为,区块链的技术必将颠覆金融格局。

中科大少年班昔日神童辞去华尔街职务,回国做区块链

▲庞华栋18岁大学毕业照。受访者供图

辞去华尔街一切职务

回到北京做区块链

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2017年以来,数字货币持续高热,人们发现其底层都有一个共同的技术:区块链。庞华栋认为,数字货币价格大涨,是促使区块链进入人们视线的重要原因。

据《半月谈》报道,早在几年前,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就认为,区块链技术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代表性成果之一。“这是一项颠覆性的技术,极客和银行业都为此兴奋不已。”

区块链技术是互联网底层多种技术的集合体,包括P2P通信协议、分布式存储数据库技术、加密算法、共识算法等技术,通过这些技术的整合创造了一种按时间序列、按区块记录数据的模式。

庞华栋首次接触区块链,是在2017年初的中国科技大学校友基金会活动上。通过校友的介绍,庞华栋有些心潮澎湃,“它是颠覆性的,肯定带来一场技术革命。”作为在美国华尔街金融行业摸爬滚打了10年的金融领域“老手”,庞华栋认为,运用自己的所学所业,能在区块链领域做很多事情。

中科大少年班昔日神童辞去华尔街职务,回国做区块链

▲2010年与华尔街量化之王James Simons合影。受访者供图

很快,庞华栋辞去华尔街的一切职务,回到了北京,加入了数矩科技有限公司。庞华栋说,目前公司的业务已经扩大,以前服务基于大数据,现在基于区块链。

2017年5月,他所在的公司得到来自联想之星的天使轮投资,成为投资较早的区块链公司。对于公司的发展,以及区块链的未来,庞华栋信心满满。他用数学模型系统分析了美国硅谷的科技产业,认为区块链模式下的硅谷可能会很快取代华尔街,区块链的技术必将颠覆金融格局。

在“大风口”创业

每天都得睁大眼睛

2017年底,区块链概念突然火起来之后,作为数矩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伙人、CFO,庞华栋每天都在匆忙中度过。

3月26日早上他从北京赶到上海,目的是与来自技术、投资、学术、法律等领域的“大佬”进行一场关于区块链的研讨会。晚上,他又连夜赶回了北京。“要约谈、见面的客户太多,电话、微信都回复不过来。”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他为不能及时回复信息表示歉意。

作为国内规模较大,获得融资较早的区块链公司,庞华栋在被人羡慕的同时,也保持着谨慎。

他认为,在“大风口”创业,公司的定位有时是一个伪命题。“每天都在变化,公司随时要根据市场变化作出调整。我现在只能说公司大概做区块链技术的研发、服务和咨询。”庞华栋说,区块链处于发展初期,充满众多不确定性,他不得不每天睁大眼睛,“市场有什么变化,立刻就得扑上去。”

庞华栋说,2017年底区块链概念开始被更多大众了解和认可,到现在3个多月的发展中,几乎形成了从政府机构,到大公司,再到创业团队的联动。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为这些急迫进入区块链产业的机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每天都要跟团队讨论和解决项目进展中遇到的问题,并与传统行业公司讨论他们进入区块链的可行性。

面对带着极大热情找上门要和公司展开合作的传统行业公司,庞华栋往往会根据区块链的发展情况与公司进行匹配,如果该公司适合发展区块链技术,两个公司的技术人员将展开深入合作,让区块链项目迅速落地。

在庞华栋看来,“现阶段,很多公司并不适合区块链技术。”就如同当年互联网技术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泡沫一样,区块链技术随着众人的涌进,也出现了泡沫。“区块链火热之后,很多企业为了蹭热点,把公司名字改为与区块链相关的,很容易就拿到融资,公司价值也快速提升。”

曾过得不开心

怀疑智商是不是退化了

一路走来,从事金融工作,拥抱区块链技术,能让庞华栋迅速作出判断的也许离不开他从小就有的数学天赋。

1981年,庞华栋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黄埠村。庞华栋从小学开始就展露出了数学天赋,二年级时,他自学完成了三年级数学课本,老师拿出三年级试卷考他,结果得了满分。和父母商量后,学校让他跳级,直升五年级。上初一时,他参加初三学生的数学竞赛,得了第三名,接着又跳一级,考入寒亭一中。

在“神童”光环笼罩下,庞华栋成了黄埠村的“名人”,经常有家长带着孩子来他们家“取经”。如今回忆起那段经历,庞华栋说出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过人的数学天赋来源于自学,而自学所用的教材都是父亲从高年级学生那里四处搜罗买来的旧教材。

1995年6月,14岁的庞华栋参加全国统一高考。总分612分,数学接近满分,过了中科大的录取分数线。一个月后,他收到中科大少年班的复试通知。经过五天的复试,其中包括智商测试、心理测试、记忆力测试、高难度课程接受能力测试等,8月初,庞华栋被少年班录取。

95级少年班有43人,庞华栋是其中年龄第二小的。他的印象里,少年班同学第一年都过得不开心。“聪明人太多,以前一个难题自己很快做完了,别人怎么也算不出。在少年班你发现,很多人做得比你更快。”庞华栋说,他和很多同学那一年都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退化了。

中科大少年班昔日神童辞去华尔街职务,回国做区块链

▲1998年暑期在中科院实习留影。受访者供图

因为少年班同学年龄偏小,生活自理能力弱,加上学习压力大,很多同学像庞华栋一样,不注重生活细节。第一学期,庞华栋没有理过发,衣服也洗不干净,等寒假回家,父母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长头发,衣服又破又脏,像叫花子一样。”庞华栋向红星新闻讲述这段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通过一年的适应,少年班同学找到了各自研究的方向。中科大对于选专业很自由,学生不适应可以随时更换,庞华栋去过生物系、计算机系,但最后还是回到他最喜欢的数学系。学数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必须要在强手如林的少年班找到自信。在中科大第5届数学竞赛中,庞华栋获得了第一名,他找回了自信。“那时候就想终于有一科可以拿第一了。”庞华栋说。

回国创业是趋势

这一年找回了久违的热情

1999年,本科还未毕业,庞华栋报考了中科大硕士研究生,因本硕连读可以少读一年。随后接着读博、出国深造,取得让人羡慕的研究成果和工作成绩。

2017年,庞华栋当选新一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基金会理事会主席,繁忙中不得不抽空打理校友事务。在庞华栋看来,这项工作可以接触到上万个中科大校友,为学弟学妹指点迷津的同时,也能开拓新视野、新思路。“校友们涉足各行各业。我现在基本没有特别陌生的领域,即使有,我给校友打一个电话也就懂了。”

庞华栋说,据他观察,从少年班毕业的1700多名学生中,大多涉足比较前沿的专业,即使不搞研究,回国创业的他们也在互联网、人工智能、比特币、区块链等领域。

他说,以前国内的教育相对落后,所以少年班大多数学生选择出国深造,如今情况有所改变,留在国内发展和学成归国的人数在不断增加。

归国创业的这一年,庞华栋称自己找回了久违的热情,每天都处于兴奋状态。他说,目前正处于一个“大风口”,像当年互联网时代到来一样,他相信区块链的新时代很快就会来,“我必须得抓住。”

红星新闻记者丨 潘俊文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